吴惠明放下饭碗

吴惠明揿下那颗红色的停车按钮,飞快跃下机车,匍匐钻入车底,敏捷摘下调机和列车车厢连接的软管,再一扭身钻出车底,抓稳发烫的扶手,迅速攀上了机车。他的动作敏捷连贯,一身厚实的工作服早就湿透。

入夏以来,列车表皮温度都在60度以上,为了防止被滚烫的车皮烫伤,调车员都要全副武装,安全带,帽子、手套、外套、长裤和胶鞋一样都不能少。就是不工作,在大夏天穿着这身行头也够人受罪的。衣服湿透很正常,有几次吴惠明干完活,衣服甚至被盐分黏在身上脱不下来。

中国经济网南京8月7日讯(记者陈莹莹、通讯员祖韬)正午,南京火车站,室温38℃,铁轨温度近60℃。还没来得及吃饭的吴惠明穿着长衣、长裤,戴防护帽和手套,顶着烈日,给小组成员嘱咐高温调车作业重点和注意事项。

具体来说,就是将每天到达的客车车体及时送到客技站检修;将故障车辆和检修到期的车辆摘下;对客车重新编组,再将编组好的车辆及时送到站内。

因为12小时才能轮班,吴惠明需要不停地在行驶的火车上跳上跳下,稍不留神就容易发生危险。每到夏天作业,他会带上一包十滴水或者人丹,避免因为中暑而发生意外。

吴惠明放下饭碗,抓紧喝了口盐水。“这种天气,从早上出去作业到傍晚几乎都在室外,一天下来衣服就没干过。”他说,趁着暑期出门旅游的多、回家的学生也多,需要加挂的车辆就更多了。要确保客车车辆的及时取送,保证客车的正点发车,任务多、担子重。因为完全暴露在烈日下,调车员很容易中暑,需要补充身体中的水分和盐分。

吴惠明,上海铁路局南京火车站丙机调车组调车长。这个调车组一共5人,肩负每天27趟始发客车,450余列车厢的甩挂、编解及取送工作。

“101检查完毕,停留车头部!”“十车……五车……三车……一车……停车!”“明白!”调车员们需要不间断地重复列车钩管分离、解体对位、重新编组的指令。全副武装的他们一路小跑,钻车底连接或者摘除车辆间的软管。

从昆明开来的k156次列车晚点了几个小时,吴惠明和组员们的休息时间就更少了。调车组必须第一时间将晚点列车送入客技站,进行检修作业。刚干完活回到调车组吃饭,没扒拉上几口,就又来活了。

整天在铁轨上来来回回,一名调车员一天要徒步走7到10公里。将编组好的车辆送到指定位置,和调车员、司机做好联控、摘软管钻车底,这样的活在一个班上要重复七、八十次。因为铁轨太烫,调车员中途根本不可能停下休息。

“做调车这个工作,春夏秋冬都要和老天爷打交道,酷暑严寒和刮风下雨都是家常便饭。”吴惠明笑着说,自己早已淬炼出一身铜皮钢骨,只有这样,才能在高温的“烤”验下坚守工作岗位。